要和蒙牛“亲上加亲”?妙可蓝多停牌拟筹划重大事项

  • A+
所属分类:天下足球

停牌了。

12月7日晚间,“奶酪第一股”妙可蓝多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柴琇通知,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构成公司控制权变更。据称,收购人拟通过协议转让、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及公司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琇表决权放弃等可能的方式取得公司控制权。

一纸公告,让疫情下业绩逆势大涨的妙可蓝多再度引发关注。多位接近妙可蓝多的匿名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这次妙可蓝多拟筹划的重大事项或和蒙牛相关,“应该是要被蒙牛收购,具体情况看接下去的公告。”有匿名人士直言。

妙可蓝多此前和蒙牛就颇有渊源。“我们跟蒙牛的合作具有战略意义,找了‘好人家’合作。”今年7月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柴琇还曾这样表示。

就此事,记者于今日午间采访了妙可蓝多和蒙牛方面。对于拟筹划的重大事项,妙可蓝多相关负责人称后续很快将有进一步公告出来。蒙牛则对市场关于其并购妙可蓝多的猜测暂无回应。

或被蒙牛并购

根据官网介绍,妙可蓝多系国内唯一一家以奶酪为核心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在国内建有4家工厂,分别位于上海、天津、长春和吉林。

今年来,因股价的大幅波动,妙可蓝多吸引了多方关注。年初,妙可蓝多的股票价格还不足15元,但在8月份,其股价一度上涨到47.2元。在12月7日停牌前,妙可蓝多的股价为39.17元,和年初相比,累计涨幅超160%。

在股价走高的背景下,妙可蓝多在公告中称,鉴于拟筹划的重大事项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且可能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相关规定,经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自2020年12月7日开市起停牌2个交易日。“公司预计于2020年12月9日上午开市起复牌并披露相关进展情况”。

“要被收购!”雪球上,有股民在这条公告下这样解读。不少投资者也纷纷猜测,妙可蓝多或是要发布关于被收购的信息,且涉事另一方很有可能是蒙牛。

早在2019年7月,市场就曾传出妙可蓝多要“卖身”蒙牛的消息。彼时,有说法指出双方在价格和收购方式上存在分歧,妙可蓝多要价有点高,最终合作并未谈拢,不过妙可蓝多此后予以否认。

今年1月6日,妙可蓝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引入蒙牛集团为公司及下属全资子公司的战略股东。据称,蒙牛拟以14元/股的价格受让妙可蓝多5%的股份,合计对价2.87亿元;同时,蒙牛拟以4.58亿元对妙可蓝多全资子吉林科技进行增资扩股,增资事项完成后,蒙牛将占吉林科技增资后注册资本的42.88%。

3月,妙可蓝多又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发行价为15.16元/股,发行数量为不超5871万股。彼时,蒙牛作为拟引进的战略投资者,成为此次公司定增的认购方之一。

不过,今年8月23日,妙可蓝多又发布公告,终止此前发布的8.9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同时,公司计划向实控人柴琇100%持股的广讯投资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总额不超过5.75亿元,用于乳制品和奶酪加工项目等。在外界看来,这意味着蒙牛放弃参与妙可蓝多的定增计划。

按照妙可蓝多方面的说法,因市场环境等情况发生变化,经公司审慎分析并与中介机构等反复沟通论证,公司拟向中国证监会申请终止前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

今日,前述匿名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实则此前蒙牛就有意并购妙可蓝多了,双方应当一直处于协商洽谈状态。该人士还称,目前,具体的事项还不好说,后面柴琇应当还会继续负责公司的生产和后台。

对于市场传闻,中国食品产业研究员朱丹蓬称,结合妙可蓝多的资金情况来看,“可能性很大”。

协同效应猜想

虽然,截至目前妙可蓝多和蒙牛并无进一步表态,但作为并购“绯闻对象”,双方此前的屡屡“牵手”仍引发了市场的不少猜想。

事实上,妙可蓝多在此前8月份宣布拟终止前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时,曾发布过一则与特定对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之补充协议》的公告。在这份公告中,妙可蓝多强调,公司、蒙牛和柴琇于2020年1月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对公司与蒙牛的战略合作事项进行了约定,约定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基于领先的生产研发能力,积极开展各类奶酪产品的开发和推广,并进行销售渠道共建、营销资源共享、产能布局提升等多方面多维度的业务合作公司。后续,这一三方合作协议仍然有效。

根据妙可蓝多的三季报,蒙牛已经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5%,仅次于柴琇。

柴琇是土生土长的吉林人,2007年开始研究奶酪,2008年布局,到了2015年,她转型开始专注奶酪领域。今年7月份,柴琇曾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其转型做奶酪的时候,目标就是要做全国品牌。“我现在的生活都是围绕奶酪,我的奶酪梦要实现,我的人生就圆满了。”

在谈及和蒙牛的联姻时,柴琇说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个考虑就是战略协同,蒙牛是行业翘楚,在全球乳品行业当中拥有特别好的资源,它做了我们战略股东之后,会在战略上给我们很多支持,比如在国外资源的整合上、性价比更高的原料的采购上等;第二就是学习。我觉得能从蒙牛学到很多东西,比如说品质控制、企业文化建设、信息化建设等。”

妙可蓝多此前一度深陷公司治理不规范的舆论风波。蒙牛也曾向记者表示,其后续将通过派驻董事、财务副总监等,将蒙牛的规范化管理经验输送给妙可蓝多,并督促妙可蓝多公司治理规范化。

在业内看来,对于妙可蓝多而言,和蒙牛的合作可以为其做品牌背书;对于蒙牛来说,通过入资妙可蓝多可以迅速补齐零食奶酪业务。

目前来看,基于较好的市场发展前景,奶酪市场的“战火”正越烧越烈。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奶酪行业市场需求前景及竞争策略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零售奶酪终端市场规模约65.5亿元,2010-2019年复合增速达到22%,预计2024年将达到112亿元,预计2020-2024年年均复合增速12%。

“低温和奶酪是未来三年整个中国乳业递增的赛道,存在刚需,而且产业结构的门槛也较高。所以,这对于企业打造核心竞争力、差异化能力,进而加宽护城河、提升利润等存在加持,红利非常多。”朱丹蓬向记者指出,对乳业双雄之一的蒙牛来说,获得妙可蓝多的控制权,从业务端来看,也是其和伊利竞争的一个重要工具。

记者 王敏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